• <input id="m4wco"><acronym id="m4wco"></acronym></input><input id="m4wco"></input>
  • <menu id="m4wco"><acronym id="m4wco"></acronym></menu>
  • <input id="m4wco"></input>
  • <menu id="m4wco"><u id="m4wco"></u></menu>
  • 歡迎訪問海崖學網 您還沒有 [ 登錄 ] [ 注冊 ]

    名著梗概:《簡·愛》-名著導讀

    時間:2012-09-17    來源:網絡整理    作者:(英國)夏綠蒂·勃朗特  閱讀:

    [故事梗概]

     簡·愛是個窮牧師的女兒。幼年時父母去世。她寄養在有錢的舅母家里德太太的家里。里德太太是個偏狹、自私的貴族婦人。她原本不愿意養育簡·愛,是她丈夫在臨終時,逼她答應下來的。她有三個孩子:女兒利沙和喬治安娜,兒子約翰·里德。他們都歧視簡·愛,嫌她窮,罵她是個“靠人養活的人”。

    簡·愛從小有一種倔強不受辱的性格,當她受約翰少爺欺侮時,便罵他是個殘酷的壞孩子,象個殺人兇手和羅馬皇帝。為此,她被里德太太關進一間陰森森的紅房子。之后,里德太太又把她送進羅沃德一家私人開辦的公益學校去寄食。從此,便把簡·愛推出了家門。簡·愛臨出門對舅母說:“我宣布我不愛你……我決不愿意再叫你舅母了,我長大成人的時候,決不愿意來看你……我要說你用悲慘的殘酷對待我。”

    羅沃德公益學校收留的都是些孤兒,生活環境和條件都極壞,學校只關心用宗教信條束縛孩子的思想,而不誠心他們的生活。孩子們吃的是“燒糊的稀飯”和“叫人嘔心的食物”。一次傷寒病蔓延,八十個兒童竟病倒四十五個。孩子們稍有過失,便要遭到嚴厲的處罰和凌辱。簡·愛的好朋友海蘭·朋斯便經常受到教員斯加契德的責罵和鞭打。但朋斯始終一聲不吭地忍受著。簡·愛不能理解朋斯這種羔羊般的馴服。她認為如果自己受鞭打,便要把那根鞭子奪過來,當面把它折斷。她對朋斯說:“假如人們對于殘酷不正的人老是仁在厚服從,那末壞人就要為所欲為了……我們要無緣無故被打的時候,我們應當很厲害的回打。”但朋斯深受學校宗教意識的毒害,她認為簡·愛這套理論是異教徒和野蠻族的主張,基督徒和文明民族決不承認,她告訴簡·愛應當愛自己的仇人,不要與人作對。

    學校總監布魯克爾哈斯忒先生是個個瘦長的男人,象一尊黑色的大理石像,人們都害怕他。有一天,他帶著太太、女兒來視察學校。他把學校里孩子們過著吃不飽、穿不暖的生活,稱作是要培養”吃苦、忍耐、克己”的習慣。而他自己的女兒卻打扮得花枝招展,她們穿著闊綽的皮衣,戴著時新的海獺帽。布魯克爾哈斯忒夫人則披著貴重的天鵝絨轉圍巾,邊上還鑲著鼬鼠皮。簡·愛不小心打破了一塊寫字的石板,,被布魯克爾哈斯忒看見了。他當眾羞辱她。說她是個被逐的壞孩子,是個忘恩負義的人,要別的孩子疏遠她,他對孩子們說:“不讓她加入你們的游戲,不要和她說話。”這樣一來,孩子們都避開簡·愛,只有朋斯接近她,安慰她。簡·愛把自己的委曲和里德太太對她的苛刻待遇,原原本本告訴女教師潭泊爾女士。潭泊爾女士便召集全體學生,宣布簡·愛并沒有過錯,消除了簡·愛和孩子們間的隔閡。

    一年夏天,朋斯患肺結核病被隔離了。簡·愛偷偷地去看望她,并和她同床睡了一晚。第二天,她們被人發現時候,朋斯已死了。簡·愛還熟睡著,她的臉靠著朋斯的肩,胳膊抱著她的頸子。

    簡·愛在公益學校度過了八年窒息而又刻板的生活(六年做學生、兩年當教師)。后來,她最喜歡的教師潭泊爾女士和人結婚了,搬到一個遙遠的州里去了。簡·愛也產生了離開羅活德的念頭。她在報上登出廣告,要去教授私館。不幾天,一位叫費爾肥的太太復信給她,聘請她到桑恩費爾得去給一家地主當家庭教師。

    桑恩費爾得是個美麗的田莊,一座三層的紳士住宅,頂上繞著雉堞,宅子的灰色前沿從白嘴鴉巢產背景中顯露出來,屋前有一塊草坪,還有一排結實有節老荊棘,枝莖粗得象橡樹一樣,這使人聯想起這宅子的命名的來源了(桑恩費爾得,意為荊棘場)。再向前就是一座小山,房頂和樹木掩映撲克的小村落,散布在山的一邊,教堂舊塔頂,俯瞰著房屋與大門之間的土阜。費爾肥太太是這里莊園地主的管家,一個上了年紀的小女人,戴著寡婦帽,穿著雪白的棉布裙子,態度很和氣。她把簡·愛迎接到家里,并告訴她,主人羅契司特爾外出旅行去了。她的任務是給一個法國出生的女孩阿戴列小姐授課。

    簡·愛在桑恩費爾得舒適和安靜地過了一夜。第二天,她看到了她學生。這是個大約七、八風的小女孩,身體弱,臉色蒼白,一頭鬈發垂到她的腰間。簡·愛學過法語,便以法語和她交談起來。然后,費爾肥太太帶簡·愛參觀在主宅子。房子既古老又寬敞,三樓有幾間又窄又暗的房子,兩排小黑門全閉著,看去好象“蘭圾子”城堡中的走廊一樣。當簡·愛輕輕地走著的時候,突然從那里面傳來一聲怪笑。費爾肥太太解釋說大概是仆人發出的笑聲。

    一個冬日的下午,簡·愛到鄰近村子去費爾肥太太寄信。在通向小山的一條小路上,她遇見了一個騎馬的男子,那馬在冰上滑了蹄,把主人摔了下來。這是個中等身材的中年男子,胸部很寬,黑黑的臉,嚴肅的面孔,憂愁的容顏,由于他扭傷了筋,他的眼睛和皺攏的眉毛都顯得氣忿的樣子。簡·愛幫他上了馬。原來這不是別人,就是桑恩費爾得的地主羅契司特爾先生。

    第二天,羅契司特爾整天忙著,料理他農業上的事務。晚上,他召見了簡·愛。她感到他行為有點怪癖,而且石板,“嘴、下頦和腮--是的,三樣都很石板。”他那方前額,因為黑頭發橫垂顯得更方了。他問了簡·愛在羅沃德學校的生活,并讓她彈了一會琴,便打發她走了。費爾肥太太告訴簡·愛,羅契司特爾先生正遭受家庭煩惱的折磨,他經常心神不定,過著一種不穩定的生活。一天,羅契司特爾和簡·愛談話,他對她說:“你察看我,愛小姐,你覺得我漂亮嗎?”簡·愛直率地回答說不漂亮。羅契司特爾喜歡她那爽快的性格。對她說:“你在一個小修女的神氣;特別,安靜,莊嚴,單純。”他把自己一部分的身世告訴她。他說阿戴列小姐是法國舞女色立奈·瓦朗的女兒。色立奈曾是他的情婦,后來她丟開他,把一個并非他生的女兒交給他撫養。羅契司特爾的身世和不幸的遭遇引起簡·愛的同情。

    晚上,簡·愛睡覺時,又聽到一聲怪笑。接著,羅契司特爾的臥室著火了。簡·愛沖進他的房去,把火撲滅了,拯救了正在熟睡中的羅契司特爾。簡·愛以為這笑聲和縱火是三樓住的一個縫衣婦葛來司·波兒的過錯,她甚至懷疑羅契司特爾和這位縫衣婦有什么曖昧的關系。

    羅契司特爾的一批貴族朋友要暫時住到桑恩費爾得來,仆人們忙于張羅和打掃房間。這些貴族客人打扮得很闊氣,而且很驕傲。他們成天吃喝玩樂,唱歌打球,把簡·愛當作保姆,瞧不起她。其中有一位美麗的殷格萊姆小姐和羅契司特爾特別親熱。他們來到那天,簡·愛親眼看到,殷格萊姆小姐騎著馬和羅契司特爾并肩走著,她高高的身材,大而明亮得象珠寶一樣的眼睛,還有一頭黑玉般的鬈發,人們都稱她為女王。仆人們都在議論,主人要和她結婚了。簡·愛感到一陣難過。她認為如果他們真的結婚了,自己則要和“兩只老虎--嫉妒和絕望--有力的一戰了”。因為,她已暗暗地愛上了羅契司特爾。

    一個姓馬遜的商人從西印度群島歸來,來看羅契司特爾。當天夜里,簡·愛聽到從三樓傳來呼救的喊聲,住在桑恩費爾得的貴族客人都驚醒過來,問發生了什么事?羅契司特爾掩飾說,這是仆人發瘋發出的叫喊,要大家不必驚慌,回房去安睡。然后,他要簡·愛陪他到三樓去。在那里,簡·愛看到白天來的商人馬遜躺在血泊里,他剛被人刺傷和啃咬過。羅契司特爾叫簡·愛給這位垂危的傷者揩去血跡,他自己則跳上馬車去請醫生。天亮前,馬遜被送走了。臨別時,馬遜交代羅契司特爾要好好照看刺傷他的人。這人是誰呢?羅契司特爾并不肯告訴簡·愛。

    里德太太的兒子約翰因賭錢花光了財產,自殺了。里德太太氣得患了重病,她派車夫接簡·愛到她家去。里德太太向簡·愛認錯,責備自己未遵守丈夫的囑托,沒在把簡·愛當作自己的子女那樣撫養;在公益學校流行傷寒病時,她盼望簡·愛病死;后來,又藏匿了簡·愛的叔叔給她的一封信,這封信是通知簡·愛作他的財產繼承人的,而她卻回信說簡·愛死了。里德太太把心里的奧秘一一說了出來,并認為簡·愛是她命中注定的苦難。最后,她死了。

    簡·愛回到桑恩費爾得。羅契司特爾卻向她求起婚來。他把殷格萊姆小姐和簡·愛作了比較,認為殷格萊姆小姐并不是因為愛情而嫁他,而時為了他的財產;簡·愛卻要純潔得多。他對簡·愛說:“對于只有臉面使我歡喜的婦女,在我發現她們既沒有靈魂也沒有心--在她們向我顯出平庸、瑣屑,或者無能、粗鄙,壞脾氣的時候,我便是惡魔;但是對于清楚的眼光,流利的口舌,火的靈魂,屈而不折的--既柔又穩,既易駕馭卻又不撓的--性格,我卻永遠是忠實而且溫存的。”他說,他可以不顧世人的議論,決心要娶簡·愛;他要象娶貴族小姐一樣,給她鉆石珍寶,把她打扮得“象平地花壇一般閃光”,并要給她一半田產。簡·愛并不貪圖這些財寶,她回答說:“我要你一半田產作什么?你以為我是個猶太放高利貸的人,想在田地上找好的投資嗎?”

    簡·愛對羅契司特爾的愛情不敢十分相信。她在管家費爾肥太太的參謀下,有意惹惱他,回避他,直到她感到羅契司特爾是一片真心而不是欺騙時,才答應嫁他。但在結婚前一天,她的結婚面紗,被人撕成兩半。簡·愛問羅契司特爾這是誰干的,羅契司特爾又不肯回答她。

    婚禮在附近的一個教堂舉行。正當結婚儀式進行到一半時,那位先前在桑恩費爾得被子人刺傷的馬遜,帶了一個律師匆匆從倫敦趕來,阻撓婚禮的進行。他揭發羅契司特爾家里有一個活著的妻子,這是他的妹妹名叫白沙·安東尼塔。原來,馬遜是羅契司特爾的內兄。按當時英國的法律,重婚是不許可的,婚禮被停止下來。簡·愛挨了當頭一棒,而這事羅契司特爾一直是瞞著她的。

    羅契司特爾在年輕時,由父兄作主娶了大商人約納司·馬遜之女為妻室。婚后,他才知道女方患有癲癇癥。羅契司特爾為了貴族的名譽和面子,把妻子帶回田莊后,藏匿在三樓,并專門派了一個女仆人葛來司·波兒(即縫衣婦)照料她,對外人隱而不宣。簡·愛來到的第二天,聽到的怪笑聲和羅契司特爾房間的失火事件,都是這個瘋女人干的。

    羅契司特爾請求簡·愛不要離開他。他們結婚不成,可以一同到國外去生活。但簡·愛拒絕了,因為她不愿意做他的情婦。在一個凄涼的夜晚,她悄悄地從羅契司特爾的家里出走了。

    簡·愛乘坐一輛過路的馬車,在白十字地方下了車。由于走時匆忙,身上沒有多帶錢,她遭到饑餓和寒冷的威脅,在荒野里徘徊了兩天兩夜。然后來到偏僻的鄉村澤地房。一家正在守喪的牧師圣約翰收留了她。圣約翰有兩個妹妹狄安娜和瑪麗。他們的父親,不久前中風死了。他們的家境很貧困,客廳里的設備很簡陋,但很整潔,舊式椅子非常光亮,胡桃木的桌子象鏡了一樣。圣約翰先生有著高細身材,一張希臘人的臉龐,輪廓很純正,平直的古希臘型鼻子,雅典人似的嘴和下頦,高高的前額和象牙一樣白。簡·愛患了三天熱病,圣約翰兄妹三人輪流照看著她。病好后,簡·愛不愿過寄食的生活,要求參加工作。那時,圣約翰正為窮人子弟開辦了一所小學校,簡·愛便擔任了這所鄉村上學的校長。

    圣約翰是個虔誠的宗教徒。他把自己的一生獻給了上帝。他認為自己神圣的職責是“要向無知領域傳播知識--以和平代戰爭--以自由代束縛--以宗教代迷信--以天國希望代地獄恐懼”。他準備到印度去傳教,他正和工廠主的女兒阿立夫小姐在戀愛,但他認為阿立夫小姐不是吃苦耐勞的人,不能成為他的事業的合作者,而簡·愛卻是個“勤勞、有條理、有精力的婦女”,因此要求她成為他的妻室和助手。簡·愛對此感到為難。

    簡·愛的叔父愛先生死了。遺下二萬英鎊的財產給簡·愛。在交談中,簡·愛知道愛先生是約翰的舅父。她和他們是姑表兄妹。簡·愛不愿獨得遺產,便把它均分成四份,給約翰和他的妹妹各人一份。

    在婚姻問題上,簡·愛和約翰進行了一場辯論,約翰一再向她解釋“不是他自己,卻是為他的任務他要結婚”,并說他是“為工作,不是為了愛情而創造的。”簡·愛反對這種不是為了愛情,而是為了傳教需要的結合,她反駁說:“假若我不是為愛情而創造,那也就不是為了結婚而創造的了。”從而拒絕了約翰的求婚。

    簡·愛得到羅契司特爾遭受災禍的消息。為了證實它,她親自到桑恩費爾德去了一次。她看到舊主人的房舍已被燒為平地,人們告訴她,這場大火是羅契司特爾的瘋妻放的。放火后,她跳樓自殺了。羅契司特爾因為救火,被火柱壓倒受了傷,鋸掉了一只胳膊,雙目也失明了。他和馬車夫搬到一個偏僻的地方芬丁去居住了。阿戴列小姐被送進學校。羅契司特爾已徹底破產了。

    羅契司特爾的芬丁住宅是所古老的建筑,深深埋在一座森林里面,原是他父親在這里打獵,用來儲藏野味的地方。是個十分荒僻的所在。在一個細雨的黃昏,簡·愛趕到芬丁,她準備和舊主人重溫舊好。雖然這樣做她要作出犧牲,但她認為從羅契司特爾那里可得到真正的愛情,而這個在約翰那里正是缺少的。羅契司特爾提醒她說:“你是獨立的婦人,有錢的婦人。”然而她已下定決心留下了。

    羅契司特爾由于得到簡·愛的愛,他不再責怪自己的命運和上帝了,而是對上帝表示了極大的虔誠。簡·愛也感到很幸福,“因為我是我丈夫的生命,正如同他是我的生命一樣”。他們在這人世的偏僻的一隅過著和平寧靜的生活。后來,羅契司特爾在倫敦醫好了一史眼睛,他和簡·愛也生下了一個男孩。約翰到印度去傳教了。他的兩個妹妹狄安娜、瑪利也都先后結了婚,她們和簡·愛保持經常的往來。

      猜你喜歡
      發表評論,讓更多網友認識您!
      深度閱讀
      名家散文  愛情散文  散文詩  抒情敘事  
      视频二区在线亚洲日韩